227.老友重逢
作者:鸽子馒头      更新:2021-01-14 03:40      字数:4388
  罗尔看着瑟瑟发抖的小毛驴和小奶猫,又看了看躺在地上不动的胖头鱼,再看看自己坏掉的漂亮小别墅,最后看了看周围还在打滚的无辜路人。
  他的心里,满是愤慨。
  愤怒,让他控制不住自己的清晰。
  眼泪,从嘴角流了出来……
  幸好脸上还有面甲遮挡。
  罗尔没有拿出佩剑,因为这只胖头鱼已经死了。
  虽然这东西肉质肥美滑嫩,营养丰富,口感独特,具有某种独特的层次感,稍加烹饪,便能……
  咳咳,不对……
  应该是,这货虽然凶残、强壮、迅捷、歹毒、狂暴。
  但它同时也非常狡猾,一看见自己,应该会撒腿就跑才对。
  既然没有跑,那就说明应该还没死。
  可就在罗尔心里笃定的时候,胖头鱼头顶的两根触须突然抖动了一下,袭向了旁边还在瑟瑟发抖的小毛驴。
  似乎想用触须把她缠住,然后……
  但罗尔的反应可是很快的,佩剑瞬间出现在他的左手,然后剑光一闪。
  这一次,胖头鱼终于死透了,可以上桌了。
  罗尔快步跑去小毛驴身边,想要扶她起来。
  小毛驴微微低着头,大眼睛嘀溜嘀溜的转了转,然后先是软绵绵的起身,突然双腿就毫无征兆的一软,顺势钻进了罗尔怀里。
  罗尔低头看了眼,见她穿着白色丝袜的双腿抖得和癫痫病发作一样,还以为她受伤,连忙关切的问道:
  “怎么了?蹄子坏了?”
  小毛驴摇了摇头,把脸埋进他胸口,又顺手把捧着的小奶猫丢开。
  已经,不需要你了……
  “那看来是吓坏了。”
  罗尔继续说道,伸手揉了揉她的脑袋,又捏了捏她软软的脸颊,柔声安慰道:
  “好了好了,不用害怕了,因为我来了。”
  小毛驴从眼角挤出几朵泪花,用小手搂着罗尔的脖子,再微微踮起脚尖,蹭了蹭罗尔的脸颊。
  大概是觉得她这副样子确实很可怜,罗尔这次没有训斥她,也没有弹她脑瓜崩,而是仍她为所欲为。
  小毛驴见状,赶快趁热打铁,变本加厉,居然伸出小舌头,轻轻舔了舔罗尔的脸。
  罗尔还是没有训斥她,反而揉了揉她的头,继续安慰道:
  “好了好了,别撒娇了,你应该是成熟的大毛驴了,要学会坚强和勇敢。”
  小毛驴开心极了!
  果然大树前辈是对的,它对主人很了解!
  只要阿米娅按照它说的做,主人就不会责备阿米娅,还会反过来安慰阿米娅,让阿米娅可以蹭一蹭和舔一舔。
  树前辈真是太厉害了!
  阿米娅以后一定要多听树前辈的话!
  小毛驴一阵心花怒放。
  双腿也不发颤了。
  只是真的有些软了……
  罗尔见小毛驴差不多正常了,便放开了它,又弯腰捡起气鼓鼓的小奶猫。
  这小家伙怎么一脸不爽的样子?
  从刚才起就很不爽了,是因为没有先安慰它?
  罗尔心里嘀咕着,倒也没多想,把小奶猫翻来覆去的揉了揉,确认它也没怎么受伤,便脱下了变形盔甲,把它塞进上衣口袋里。
  做完这些后,他才突然想起了什么,连忙惊呼道:
  “对了!我种下的小树苗呢?”
  他赶快绕开胖头鱼的尸体,回去花园里查看。
  呼~还好,小嫩芽安然无恙,好端端的。
  “算你运气好,不然被那食物……哦不,是怪物压一下踩一脚,你可就没了。”
  说着,他用手指轻轻碰了碰小树苗。
  两片嫩芽微微抖了抖,表示自己很好很健康。
  确定重要的东西都安然无恙后,罗尔才回头着手处理胖头鱼的尸体。
  胖头鱼虽然肥硕,但并不是每个部位都能吃的,必须由经验丰富之人进行分割挑选,剩下的部分才是最鲜美的。
  分解胖头鱼是件辛苦的工作。
  罗尔忙着忙着,眼泪又止不住的涌了出来。
  一旁的小毛驴见状,很心疼的样子,连忙用衣袖帮罗尔擦了擦嘴角的泪水。
  有了小毛驴的帮忙,罗尔的动作格外利索,几分钟就把胖头鱼料理好了。
  他面前多出来一大堆晶莹剔透的白肉。
  这只胖头鱼确实很凶残,很强壮,肉都比普通胖头鱼要多。
  罗尔用佩剑削下一小片雪白的鱼肉,用手指捻着,对着阳光看了看。
  鱼肉白的就像一张纸,能清晰的看见内里细嫩的肌肉纤维。
  小毛驴见状,连忙凑近到罗尔身边,眼巴巴的望着,小嘴微微张开。
  小奶猫也从他口袋里钻了出来,闪电般窜到他头顶,也张开了嘴巴。
  然后,罗尔把鱼片丢进了自己嘴里。
  入口即化,香气四溢,唇齿留芳。
  实在是太好吃了!
  他拿佩剑重新片了一块下来。
  小毛驴一脸期待,赶快又张开小嘴。
  结果罗尔还是把鱼片丢进自己嘴里。
  “嗯……刚才一片吃得太快,都没尝清楚味道。”
  “现在已经清楚了,这只胖头鱼实在太厉害了!”
  “品相极佳,个头大,肉厚且肥,而且肉里几乎没有血,没了血腥味这点瑕疵……”
  “这是我见过的最厉害的胖头鱼,我罗尔愿称你为最强!”
  他做完了评价后,才注意到身边的小毛驴。
  “这么看着我干嘛?”
  罗尔有点奇怪的问道。
  说着,他拿佩剑削下了第三块鱼片。
  比之前的两片更大,更厚,肉质更好。
  主人果然是喜欢阿米娅的!
  小毛驴心里一喜,连忙闭上双眼,第三次张开小嘴。
  结果她嘴里被塞进一根又粗又长又硬的胡萝卜。
  鱼片则被罗尔自己送进嘴里,一边嚼着,一边露出一脸满足和享受的表情,还低声感慨道:
  “嗯~果然像这样的上品鱼肉,就是要厚切的口感才是最棒的。”
  头顶的小奶猫连声叫着,发出抗议。
  “喵喵喵喵喵!”
  然后它嘴里也被塞进了一根胡萝卜。
  “放心吧,有我罗尔一口吃的,就有你们一口吃的。”
  他还很认真的说道。
  小毛驴嚼着嘴里的胡萝卜,顿时觉得胡萝卜也不香了。
  阿米娅再也不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喜欢主人了!
  小奶猫也是一副要哭出来的样子。
  好想……
  回到小主人身边……
  好想……
  再尝一口鱼肉……
  可惜,罗尔已经把鱼肉收回了左手。
  胖头鱼剩下的鱼皮鱼骨内脏,还有头上那两根触须,都已经消失了。
  罗尔没有注意它们是怎么消失了,这都是小细节。
  这些魔物的尸体本来就是很快会消失的,所以要尽快把肉割下了。
  收拾完毕后,罗尔才去查看了一番家里佣人和周围路人的情况。
  之前的帝都袭击案中,他积累了不少处理精神污染类患者的经验,学到了很多医学知识。
  所以他一眼就看穿了,这些人虽然满地打滚,但其实症状没那么严重。
  之前帝都袭击案最惨烈的时候,满街都是这样打滚的人。
  用他医生朋友的话来说,还能打滚,还能嚷嚷,那情况其实就很乐观。
  如果不打滚不嚷嚷,而是安静的躺着,一脸的平静,嘴里开始低声呓语,那才是最危险的状况。
  所以罗尔也没急着去处理他们。
  而且这种情况下的患者除了服用医生研发的新药,就只能用神术去帮忙缓解痛苦。
  仅仅只是缓解而已,想要治愈,还是得靠新药,或者自然恢复。
  这也是精神污染让人棘手的地方。
  像现在这样,哪怕罗尔拿出小册子释放神术,也只能帮助一人。
  不过医生教过他,在来不及施展神术时,还有一种应急神术能用,效果同样很好。
  他还专门给应急神术起了个新名字:
  痛苦压制。
  于是罗尔去厨房找了一口平底锅,又走到一个还在打滚的人面前,照头就是一下。
  那人的脑门顿时肿了起来。
  但他也瞬间安静了下来,不再哀嚎和惨叫,不再翻滚和挣扎,面色也平静了下来,一脸安然。
  这个应急神术痛苦压制,有时候比其他神术更加管用。
  只不过得稍微注意下力道……
  但罗尔对这项神术的掌握,已经出神入化,炉火纯青了。
  帝都袭击案时,他帮数不清的人压制了痛苦。
  施展神术的道具,一开始还必须用医生给他的专用医疗狼牙棒。
  用得多了,他对这项神术的理解已臻化境,已经不拘泥于工具,完全可以信手拈来。
  羊角锤,木棒,方砖,平底锅,皆可施展痛苦压制,得心应手。
  罗尔帮周围的路人和家里的仆人都压制了痛苦,然后丢掉被染红的平底锅,带着小毛驴回家。
  他回到了自己的书房里,扭头往旁边一看,一眼就看见了依芙雅的家。
  视线通畅,毫无阻碍。
  遮挡视线的那面墙壁已经没了……
  被外面灌进来的冷风一吹,罗尔打了个哆嗦,然后突然想起来一件事。
  神庙里捡到的那只瓶子,那股让人心神宁静的力量,好像也能用来对付精神污染?
  他还记得自己第一次动用这个瓶子后,跑去外面闲逛一番,回来后奥利安娜就告诉他,周围的精神污染已经消失了。
  啊这……
  我刚才白白辛苦了那么久?
  罗尔有点想给自己一拳。
  不过,这瓶子能不用,最好还是不用。
  用了之后自己会变傻,怪邪门的。
  接下来的事,就交给其他人去处理吧……
  他倚在书房的高背椅上,开始琢磨起别的事。
  比如,胖头鱼为何会毫无征兆的出现在自家花园?
  这东西自己都好多年没见过了,甚是想念,今天怎么突然出现了?
  难道它也想自己了?
  罗尔笑着摇了摇头,抛开了这不切实际的幻想。
  他推测,胖头鱼可能是被那颗种子吸引来的。
  别看这玩意体格壮,嘴巴大,长得凶,但它其实是吃素的。
  这可不是罗尔在胡说,他有现实依据的。
  前几年,胖头鱼还没变聪明的时候,偶尔会想要潜入村子里。
  但它的目标,并不是那些弱小的村民,也不是猪圈里圆溜溜的小乳猪,而是村民们种下的玉米和土豆等等农作物。
  其中他最喜欢,是邻居家的甜心果。
  从这一点来看,它的口味和罗尔相似。
  难怪他俩能融为一体。
  罗尔还记得,胖头鱼最后一次出现在他的记忆里,就是想去偷邻居家的果子。
  这可把甜心果邻居吓坏了。
  他一惊一乍的跑来找罗尔,哭着求帮忙。
  罗尔当仁不让,快步追了出去。
  胖头鱼见了他,扭头就跑。
  罗尔撒腿狂追。
  最后,全村人当晚都饱餐了一顿。
  从那以后,罗尔再没见过胖头鱼了。
  今日重逢,心中也是感慨万千,甚是开心。
  这东西并没有绝种!真是太好了!
  “照这么来看,那颗种子兴许真是什么了不得的东西吧?居然能隔空引来胖头鱼?”
  罗尔低声嘟囔道。
  “应该是这样了,和它一起发现的瓶子,就很了不起,毕竟是双子皇帝挑选出的宝物。”
  “那么这棵树,长大之后能变成什么呢?”
  罗尔不由得在脑中回忆起与树相关的东西。
  长成那种巨大无比的世界树?
  很有可能,毕竟双子皇帝也是精灵。
  或者长成那种会走路,会唱歌,会打僵尸的树?
  长成普通的樱花树也不错,每到秋天,樱花盛开,花瓣一每秒五厘米的速度下坠。
  到时候,自己就去找个姘头,逼她在樱花树下告白。
  最好是奥利安娜老师那样的,漂亮温柔,身材火辣,对自己女儿还很好……
  然后,两人一起在树干上刻下自己的名字,并给树起个名字。
  比如西行妖啥的。
  想想还让人挺兴奋的是怎么回事?
  希望它能好好成长吧。
  自己则帮它掩护好,不能暴露出它特别的秘密。
  正琢磨着,罗尔听见外面有人敲门。
  家里的仆人全被痛苦压制了,他只好自己去开门,并让小毛驴藏进自己卧室。
  结果开门一看,是好久没见面的老朋友,医生。
  “罗尔,你没事?”
  “真是太好了!”
  医生脸上露出了笑容,给了罗尔一个重重的拥抱,然后开口问道:
  “对了,你怎么会住在这里?”
  “这个嘛……解释起来可能会有点复杂……”
  m.abcxs.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