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5章 大结局
作者:天下红稻      更新:2020-07-07 10:45      字数:7677
  而董国加见董国仁失踪,也是松了一口气:毕竟,经过这么多事以后,他发现,孟小本与琼紫、怡菲还有焦当妩这三个女儿之间的事,已经无法扯清了,只好听之任之。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只要女儿们喜欢,让她们跟着孟小本算了,他董国加也是管不了那么多事了。
  不过,孟小本的生活并不是从此幸福得不要不要的,时常烦恼多多。
  烦恼来自何方?
  除了林蕴表现得含蓄一些,其他的女人,都失去了矜持,个个要孟小本娶了她们,连以前稍微端架子的欧阳大博士,也是一天十条微信追问孟小本什么时候登记。
  孟小本无法选择或抛弃,只好抱着车到山前必有路的态度,过一天是一天。
  还有一个不太满意的事是钱太多。
  怡菲和琼紫合伙把灵露菩芝培养出十几棵,开办了一个化妆公司,生产出童颜膏,每小瓶售价十五万,非常抢手。
  齐思思最近较火,得了米国的猴来坞奖,全球闻名。不过,她再有名气,对孟小本也仍然是俯首帖耳。为什么哪?怕孟小本不要她了呗。
  最不好办的是林蕴。不过,孟小本的办法是,办不了,放着不办,拖一天是一天。
  荷花回村以后不久,又回江城来找孟小本,想生二胎。弄得孟小本哭笑不得,只好打电话跟村长商量。没想到,这事竟然是村长的主意。既然是荷花老公自己的主意,孟小本根本无法推辞,没办法,只好同意,于是,把荷花安排在叶兰家里暂时住下。叶兰和荷花本是同村的闺蜜,现在住到一起来,同时与孟小本交往,真是亲加亲。
  不知为什么,叶兰没有怀孕,去医院也没检查出来问题,叶兰的父母越来越着急,隔天差五打电话来催问。叶兰被父母催得心里焦急,便央求孟小本快点想主意。
  有一天,仙妈从天界南极仙翁家里给孟小本发来信息,说观音菩萨到天界参加蟠桃会,她央求南极仙翁去求求观音,要观音给胡雅芸弄点仙方,让女儿早点怀孕。因为仙妈知道孟小本女人多,只有让胡雅芸早点怀孕,才能捆住孟小本的心。
  南极仙翁的面子果然大,观音菩萨果然答应,送给了南极仙翁两付送子观音大仙贴。仙妈得到了仙贴后,马下凡,把仙贴交到孟小本手里。
  孟小本把仙贴贴在胡雅芸腹部一贴,有了这个贴,贴三个月可怀孕。可胡雅芸玩惯了,不想早生小孩受累,等孟小本走后,她便偷偷把贴子揭下来。等孟小本再次来与她双修前,她又悄悄把贴子粘在腹部来欺骗孟小本。所以,胡雅芸一直没有怀孕。
  而另一只贴子,孟小本给了叶兰,果然见效。
  唐诗诗还在主持紫本堂的工作,每每遇到解决不了的病情,孟小本便亲自出马,手到病除,收钱无数。唐诗诗一直有心里话,想对孟小本说,但是总是碍于面子说不出来。因此郁郁不乐。孟小本知道她的心事,但此时自己也是没有好主意,只好装不知道。因为心里对唐诗诗有愧,因此在生活格外多几分关心,唐诗诗有了孟小本的温柔,也渐渐地把心事淡忘了:当小老三又如何?只要幸福,当小五小九又何妨?
  至于小野明香,孟小本心对她是又爱又恨。恨的是她曾经向山谷组透露情报。所以,对她也是带搭不理,偶尔,才叫她从如意缶里出来一回。不过,小野明香毕竟是岛国女人的美德,每次孟小本与她双修之时,她都是尽心尽力。时间一长,孟小本也渐渐地对她的罪行淡记了,开始对她好起来。
  而岛国王妃那边,一个联盟健康的婴儿早已咕咕坠地,王妃也完成了自己的心愿。王子心里明白此子并非他亲生,但他根本没有怀疑到竟然是孟小本的,他只是怀疑此子可能是哪个大臣的,所以并不深究。因为如果追究起来,王宫会另立王子。与其让别人成为王子,还不如息的养子将来接他的班呢。因此,王子对此事是讳莫如深,当着外人的面,总是夸婴儿长得如何像他。
  每逢假期,孟小本便去妍青国当几天国王,处理一下国事,顺便把一宫众宫女梳理一番,把朝和后宫的事情管理得井井有条。有时,他也去青王国,指导一下代理朝政的丞相等大臣,告诫他们要爱护子民。
  鸟族那里,孟小本渐渐开始喜欢那五朵族花。因为她们实在是太驯服太听话了,让你不得不心疼她们。因为叶绿是知情者,所以,孟小本每次去鸟族,总是带叶绿。叶绿因为正是双身子,不便与孟小本同床,因此,总是五朵族花来侍候。叶绿见五朵族花对她十分恭敬,也渐渐地开始喜欢她们了,所以并不吃她们的醋,反而见她们与孟小本修炼之后,孟小本非但从来不感觉疲倦,反而精神旺盛,因此叶绿反而经常提醒孟小本,要去鸟族多多修炼,不断地提升仙道,争取早日成为高阶仙人,最起码,也要和哪吒同级才行。
  孟小本心里笑话叶绿,她只知道他跟五朵族花修炼,却想不到他也是经常去妍青国和青王国宫找宫女修炼。因此,仙体进步极快,太老君说孟小本很快会在仙班升级,达到仙阶,哪吒是仙阶的仙人。
  后来,孟小本把叶绿领到妍青国,与荷花公主和黄妃见面。二妃见了叶绿,眼睛都直了,直呼自叹弗如。孟小本看二妃惊讶的样子,不禁在心里笑道:若是我的琼紫来了,你们会更惊。
  其实,除了琼紫和林蕴,孟小本最能深谈的是七仙女了。
  七仙女自从孟小本修成正仙之后,天天在王母娘娘面前嚷着要嫁给孟小本。
  王母娘娘得知孟小本乃是新晋仙阶,怕他仙体不固,坏了仙途大事,便把孟小本和七仙女找在一起,对他们二人说,七仙女可以嫁给孟小本,因为董永早下地狱了,而且与七仙女正式办过离婚手续。但是,因为孟小本向在仙阶太低,若是举行婚礼的话,恐怕被仙界笑话,说七仙女离婚之后成了寡妇,嫁不出去了,所以只嫁了一个初仙级别的新晋仙人。
  王母娘娘对孟小本是喜爱有加,建议孟小本不放弃修炼,加紧进阶,当他能够晋到仙级别时,那时再与七仙女举行婚礼不迟。
  孟小本当然是喜欢这个的安排了。因为如果举行婚礼的话,有点对不起地界的琼紫、林蕴等众多美女。七仙女虽然是有点不高兴,但王母娘娘同意了二人的婚事,孟小本从此可以公开地到她那里去同宿了,七仙女便也不再重视名份的事,反正孟小本能让她幸福成。
  七仙女每天给孟小本发信息聊天,有时两人在三国红包群里也打暗语交流。孟小本只要有空,便乘夜色去天界与七仙女会见。两人相爱之余,大部分时间是在一起双修炼真气,成了一对绝佳的修仙仙友。
  还有好多好多事情,孟小本都不着急处理,任凭事情向前发展。
  好在孟小本什么也不怕:身怀绝技九龙天诀,想打谁打谁;每天财富滚滚而来,想买啥买啥,这脾气,牛。最爽的是自身已经修仙大成,长生不老,脱离了生死轮回,真是逍遥自在。
  有一天,孟小本一高兴,又回到寝室里住一晚。他当然不会跟别人说自己修仙大成了,只给寝室三猪讲了一些鸟族五朵族花的事儿,并且说,鸟族美女特别爱嫁咱大华国小伙。
  这下子,把三猪羡慕得直淌口水,一个劲地求孟小本哪天带他们去鸟族装装逼,给他们三猪每人挑一个鸟族美女玩玩。
  孟小本一高兴,答应下来。他拍拍牛远方的肩膀,笑道:“你胖,适合找个苗条点的。”
  牛远方摇摇头:“我其实喜欢胖点的美女。”
  孟小本嘲讽道:“你懂个屁!在女人这方面,我绝是专家。没听过俗语吗?‘男女都胖打离婚’?”
  黄杉宝佩服得不要不要地,马凑趣说:“我不胖不瘦,老四,你帮我物色一个,胖瘦都行。”
  孟小本笑道:“老大,还是你懂事,不挑食儿。”
  马波在一旁憋不住,问道:“我呢?小本,我找什么样的好?”
  “你呀,”孟小本忽然伸出手,狠狠地揪住马波的下巴,把他往后一推,笑骂道,“你只佩找个六十岁的丑老太婆。”
  马波被孟小本这一推,摔得尾椎骨差点骨裂,坐在地,吡牙咧嘴地直吸气,“小本,你什么意思?为什么我只佩六十岁的老太太?麻地,我不老大老三都帅气?”
  孟小本笑道:“你长得确实帅气,但你心地太坏。”
  “什么!老三,你敢骂我?”马波不顾疼痛,从地跳起来。
  孟小本轻蔑道:“骂你是照顾你面子!你小子出卖同学,与姓厥的那人合伙,设计陷阱,差点把我害死,我看在同学的面,饶你不死!骂你两句还不成吗?”
  马波没想到孟小本会在这个场合把他的丑事揭发出来,不禁脸红脖子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牛远方和黄杉宝大吃一惊,“小本,此事当真?”
  孟小本指着马波:“你们问马波吧。”
  “老二,你——”牛远方和黄杉宝怒目对着马波。
  马波知道,此时如果否认,说不会惹恼了孟小本。孟小本现在的能力,整死他马波是分分钟的事。在孟小本现前,他马波只能是条虫子!
  于是,他低头不语,相当于承认了自己的丑事。
  “马波你小子好阴险!”
  黄杉宝和牛远方吼着,向马波扑去。
  “算了算了,别打他了。狗咬人一口,难道人还能咬狗一口?”
  孟小本轻松笑道。
  不过,孟小本与众女的事,久拖不下,面临的矛盾和困境越来越明显。最后,孟小本终于下了决心面对现实不再回避。他豪掷亿元,在栖云山区买了一整条山谷,起名叫本仙度假山庄。在山庄里修了道理,通了水电等基础设施,在山谷里盖了二十套绝顶豪华的独立别墅,分别把别墅命名为琼紫阁(琼紫)、蕴霞楼(林蕴)、怡心殿(怡菲)、涵巧精舍(欧阳涵巧)、思情馆(齐思思)……
  每一个别墅的名字,代表了一个女人的名字,对别墅进了了超级装修,根据各美女的爱好的习惯,设置了别墅内部的家具和用,极具个性。如,琼紫阁,琼紫爱养鱼,所以,里面设计了巨大的墙面水箱馆。
  如蕴霞馆,里面专门设计了一个室内射击场和拳道馆。而怡心殿,刚配备了一个巨大的温室花房,让怡菲来莳弄灵露菩芝。思情馆,则布置得像摄影棚,还有一个走秀的t台,最有创意的是荷花的风荷居,院子里一池荷花,室内设计了三个婴儿室和三个玩具室,因为荷花的目标是生三个孩子。
  做好了这些准备之后,孟小本便去一个个做她们的工作,领她们到属于她们自己的别墅里参观。
  众美女一见如此美妙的家,个个喜欢非常。虽然不情愿与别的女人分享爱情,但事己至此,自己如果不点头,白白地让别的女人点了便宜。再加孟小本人己成仙,仙力法力大增,,对各美女的爱有增无减,各美女个个如沐春风,心情畅快,所以互相之间基本没有嫉妒。
  第一个搬进别墅的是叶兰和荷花,随后,怡菲和周蓉也搬进了怡心殿。因为周蓉和怡菲关系好,两人要在一起作伴,所以,周蓉便放弃了自己的别墅,和怡菲住在一起。
  有了这四个美女作乌苏,后来,不到一年的时间里,各个美女渐次全部搬了各自的别墅。虽然大家都不是常住在这里,但周末时,常常来度假。倒是叶兰和荷花,喜欢得不得了,干脆把全部家当都搬来了,常住在这里。孟小本见二女常住,便把这里的管理工作交给了她们两人,叫她们管理这里的保安、维修和清洁工人。
  不过,大家入住不到一年,有一天,葛红不知从哪里听到了风声,突然赶来了,找到孟小本,也要有一套别墅。
  孟小本设计山庄时,没考虑过葛红,因为葛红年纪小,孟小本从来没把她当女人看,只把她当小妹妹看,所以没给她准备别墅,他本打算把两人的关系淡化一下,以后再慢慢劝葛红找人好人嫁了,孟小本情愿赠送一千万嫁妆。没想到,葛红对孟小本竟然是情深意浓,坚决要跟孟小本,声称若是孟小本把她甩了,她放一把火把本仙山庄给烧了。
  孟小本怕了。
  这个疯丫头,如果来那股疯劲,什么都能干出来。
  孟小本只好屈服,从空着的别墅,让葛红挑了一处,按照葛红的喜好,进行了装修。不过,在葛红即将搬进来之前,孟小本对她说:“你妈妈的事,还没解决呢。你妈到底同意你和我的事了么?如果不同意的话,她将来听到了消息,抡起大菜刀来山庄闹事怎么办?”
  孟小本当然忘不了,那次孟小本在街被葛红的胖妈妈举着菜刀满街追砍的情形。当时要不是孟小本身手敏捷,早被胖大妈给灭了,所以,至今想起来,对葛红的妈妈还有七分畏惧。
  葛红觉得孟小本考虑得十分有道理,便回家去跟妈妈商量。
  令孟小本大跌眼镜的是,葛红的妈妈竟然和女儿一起来到本仙山庄登门道歉。
  “孟先生,对不起了。那次的事,你别往心里去了。当时,我以为你是小混子呢,所以差点把你砍了。现在,你既然要娶我女儿,你是我女婿了,人们都说,女婿好半个儿,我下半辈子靠你和我女儿了。”
  葛红的妈妈说得非常肯,孟小本也不禁受到感动,但他情知这胖女人绝对不是一个好对付的主儿,将来成了自己的丈母娘,好戏还在后头呢。如果我不趁着现在的情形,把她的威风压住,她将来会翘尾巴的!
  于是,孟小本严肃地问:”你那菜刀抡得十分专业,刀光闪闪,挟风带电地,好好怕人哪。不知你是从哪里学的这般好功夫?“
  葛红的妈妈竟然没有听出来孟小本在讥讽她,得意地回答:“我自幼跟栖云山道虚师父学习吸魂掌,虽然后来半途废,但身的功夫还是有的,别说使使菜刀,是十八般兵器……”她说到这里,突然发现自己吹牛吹大了,会在自己的女婿面前掉价,忙改口说,“十八般兵器,我没摸过几样。”
  孟小本以为自己听错了,大声问道:“你,你,你说什么?你是栖云山道虚师父的徒弟?”
  “怎么了?是嘛,不信,你给道虚师父发条短信问问,给,我这里有他的手机号。”
  孟小本半信半疑,马给道虚师父发了条微信,还附了葛红妈妈的照片。
  道虚师父很快回复了:“没错,她叫葛树英,是我在路拣的小孩。十岁到十五岁,跟我学吸魂掌,但成不大。后来,我见她学武没有天赋,而且性格暴燥,如果炼成了深功夫,会伤人的,因此,在她十五岁的时候,我把她送到山下了。怎么,你认识她?”
  “我岂止是认识?现在,我得管她叫妈。“
  ”什么情况?你本该管她叫师姐的,怎么成了妈?差辈儿了。“
  ”师父,我马要娶她女儿了,不叫妈叫什么呀!“孟小本委屈地道。
  ”哈哈,没想到,我两个徒弟,竟然成了一家人。看来,你们有缘份。“
  ”有缘?师父,你是讥讽我吧?师父,你有所不知,她的菜刀功,完全是天下绝学,要不是我逃快……师父,什么时候,你也把菜刀功教我吧,要是将来她再跟我抡菜刀时,我也好有个招架之力。”
  “哈哈哈,”道虚明白孟小本在开玩笑,写道,“小本呀,只要你把她女儿哄得开心,当丈母娘的哪有故意找女婿碴儿的?不是有句话么,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喜欢。”
  “看来,师父是存心不教我菜刀功了。算了吧,师父,哪天你到本仙山庄来,当面教育她一下吧,否则的话,我担心她哪天又发作了。”
  “好吧好吧,哪天我去山庄作客。哈哈哈。”
  这边刚刚把葛红的胖妈妈摆平,那边焦当妩开车来到了山庄。
  山庄的门卫哪里认识她,见她怒气冲冲,猜想是来找碴的,便把她堵在大门口不让进。
  焦当妩作为市长的女儿,啥时候受到过这个,气得大骂起来,“把你们那个什么孟小本给我叫出来!”
  门卫一听口气好大,也知她是什么来头,便不敢过分,便给孟小本打电话,说门口来了一个女的,看样子相当地凶。
  孟小本眉头一皱,谁呢?
  “门卫,你问她叫什么名?”
  门卫转身问焦当妩叫什么名字?
  焦当妩抬手给了门卫一巴掌,骂道:“你算老几,敢问我的名字,快叫你们孟老板滚出来,不然我……”
  门卫挨了打,越发地感到此女来头不小,忙捂着被打红的脸,给孟小本回话:“不好了,孟老板,此女凶悍至极,非得您亲自来才能压住阵脚,我们两个保安做不到啊!”
  孟小本纳闷:什么人如此大敢?莫非……我去,肯定是她!这别墅各个美女都有份,唯独没有焦当妩人份,大概她听到风声,跑来闹事了!
  怎么办?
  焦当妩可是个狠角色!前些日子差点把琼紫给杀了,下手好狠哪,此次前来,估计不会善罢甘休的!
  “你们拍个照来。”孟小本喊道。
  门卫忙用手机拍下了焦当妩的照片,传给孟小本。
  孟小本一看,焦当妩一脸杀气,已经是快疯掉了。
  孟小本不由得叹了口气,暗暗道:焦当妩呀焦当妩,世美男千千万,你为何只盯住我孟小本不放?我有何德何能,值得你如此以身相许以命相搏?唉,人哪,没钱不行,不帅不行,太有钱了太帅了,更不行!
  眼下的危机怎么解决?
  孟小本在山庄办公室里来回走动,急得汗都下来了:如果真的给焦当妩一套别墅让她住进来,那岂不是把一只狼放进了羊圈里?她能谋杀琼紫,说不哪天会谋杀别的美女!到那时,我山庄里今天出个谋杀案,明天出个无头尸,岂不坏了大事?
  不行,无论如何也不能答应她。
  可是,难道把她打走?
  不行。她是市长的女儿,我们江天的好多业务要跟市里有关系,没有市里里支持,我们很难干成一件业务。把市长的女儿打了,即使市长不怪罪,别的公司也会因为避嫌而远离江天公司的。
  怎么办?怎么办?
  孟小本急得直搓手!
  “孟老板,我们快挡不住了,你快出马呀!”门卫焦急的声音从手机里传来。
  怎么办?
  对了,给焦市长打个电话求助吧?
  孟小本像抓住了救命稻草,忙拨了焦明仁的电话。
  可能是市长正在开会,关机。
  看来,我只有躲一躲再说了。
  孟小本想到这里,推开门,准备从经理楼逃走。
  刚刚跑出大院,迎面一个女子,一边狂奔,一边大叫:“孟小本,你往哪里跑!”
  不好,原来焦当妩此刻已经突破门卫的防线,冲进了山庄。
  焦当妩眼睛红红的,披头散发,看来要玩命了。孟小本哪敢迎战,转身跑。
  焦当妩快步追来。
  也不知这妞啥时候练的长跑,很有耐力,一直追了几百米,也不放松。
  孟小本刚刚拐过一个荷花池,想到往对面的树丛里躲,突然迎面发现了叶兰和荷花。
  “小本,你为何如此惊慌,出什么事了?”
  孟小本还没来得及解释,身后不远处,焦当妩尖叫着:“孟小本,你是跑到天涯海角,我也要追你。我生是你的人,死是你的鬼,你休想赖掉我!”
  叶兰和荷花一看明白了:这又是孟小本的女粉丝找门来了。
  泥马找门来你倒是好好商量呀,你可以哭,你可以跪,说不孟小本心一软,收了你。泥马好大胆,竟然追打孟小本,这还了得?
  “荷花姐,这个女的好泼妇,看把小本吓得!”叶兰愤愤地道。
  “叶兰,看来,一定是小本有什么难言之隐,才这样怕她。”
  “哼,小本怕她,我们不怕她。我们可以替小本出面迎敌呀。”
  “对,我们俩去削她!”
  两个美女此时也是护夫心切,勇气大增,迎着焦当妩冲了过去,而叶兰还随手从地拣起了一块土圪塔,两人高声呐喊着,冲焦当妩而去。
  焦当妩一愣:哪来的两个村妇?来势好生凶猛!
  饶是焦当妩的胆大,见了这两个村妇,也是心一颤:这两人莫非是孟小本的女人?
  应该是的!
  看她们一身打扮,虽然名贵,却禁不住透出一股土气,一定是从哪个山沟里骗来的农家女。
  看来,我今天是遇到碴子了。
  跟这种女人斗,我哪有胜算哪!
  此时,叶兰和荷花已经离焦当妩越来越近,叶兰手举土圪塔,一边跑,一边叫:“谁敢动我夫君,老娘跟她拚了!”
  荷花也是一边跑一边把外衣脱掉扔在路边,赤膊挥拳而来,口里大叫:“凑表脸!敢打小本?也不看看他老婆是谁?我今天非把你灭了不可!”
  焦当妩两腿发软,身出冷汗,心想:不好!母老虎出动,一个顶俩,两个出动顶天!
  想到这里,焦当妩转身跑。
  叶兰扬起手土圪塔,狠狠地向焦当妩抛去,骂道:“别再让我见到你!见一回打你一回!”
  孟小本累得坐在地,看到焦当妩落荒而逃,不禁长长地松了一口气,。
  叶兰和荷花得胜而归,冲孟小本喊:“小本,别怕她。以后她再敢来,你打电话喊我们!”
  孟小本看着两个美丽村妇,暗自窃喜:好好生猛呀!
  (全完)
  本来自  http:///html/book/37/37228/inde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