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3章 完结章
作者:啃萝卜的兔子      更新:2020-07-07 07:13      字数:3373
  飞升之事,鱼幽听过就忘,毕竟自上古之后就无人飞升,且她刚刚晋级元婴,若要飞升,首先得晋级到化神期,此时谈飞升实在太早。
  只是不久之后,她才明白,飞升原来是迫在眼前之事。
  将九寰珠放出来,它会自行寻找宝物升级。魔君抚着她的眉心低声道。
  鱼幽立时变脸倒退:你刚刚说了那么多甜言蜜语来哄骗我,就是为了骗走我的九寰珠?
  魔君失笑,握着她的手腕不让她离开:你才是小骗子,骗走九寰珠后就忘了它原本的主人了?
  鱼幽咬唇不语,给了她就是她的了。
  好,是你的,我不拿走,只是替你升级一下。魔君说完,手指轻轻一点她的眉心,九寰珠就欢欣地冲出眉心,落到他手心之中,看得鱼幽心头泛酸。
  这个有奶就是娘的臭珠子!
  别气了,我的都是你的。魔君捏了捏她的手心安抚一声,而后双手结印,点在九寰珠上,华光一闪,九寰珠咻地没入前方火海中。
  须臾间,火海倒灌入珠内,紧接着它又去流沙水浪飓风中滚了滚,将三者吸收得一干二净,再出现之时,光芒四射,漂亮之极。
  与之前在她手中灰突突的模样截然相反。
  鱼幽眯了眯眼,朝九寰珠伸出了手。
  嗷——
  一声嘶吼,一道血影,在九寰珠触到她手心的前一刹那,张开血盆大口猛咬下来,竟是要将她连珠子一并吞入口中。
  孽畜尔敢?
  一声怒斥,一道剑光,将血影一劈两半。
  啊!
  一声惨叫,一人自断裂的血影中跌落下来,手臂自其身上脱落,鲜血喷涌。
  鱼幽眼瞳中刚映出偷袭的血影,下一瞬就被魔君扯到身后,尚来不及感受惊怕,倒是九寰珠受到了惊吓,由刚刚的犹犹豫豫变得迫不及待,自动钻入她的眉心。
  感受了一下九寰珠内空间的巨大变化,她才将视线转向地上嚎哭的女修,以及两半蠕动的血影。
  二丫?鱼幽也是有些惊讶的,上次魔宫见面只是半年前,没想到这么快又见到。
  阿姐,二丫错了,你救救我!二丫抱着断掉的手臂,哭喊着爬向她。
  阿姐?好陌生的称呼,你有多久没叫过了?鱼幽好整以暇的望着她,心情很是不错。
  她就是这般睚眦必报,就是这般不良善,看到敌人痛苦,她很开心。
  阿姐,我知错了,我不是有意要跟你作对的,我只是想活下去,我若是不听话的话,就会被抹除,再也回不到原来的世界了。为了博得鱼幽同情,二丫将一直隐瞒的来历和盘托出。
  鱼幽挑了挑眉:原来世界?她朝魔君看了一眼。
  魔君依然一脸风轻云淡,不甚在意地解释道:宇宙之中,有万千大世界,就有亿万小世界,她被有心之人从小世界拽入此界,也就她以为完成任务就能回去,实际上,自她出现在此界,她原来世界的肉身就已经被时空风暴绞碎了。
  二丫听得魔君的解释,瞬间傻了,转头看向一旁那两半蠕动着靠拢的血影,骤然跳起扑过去:你骗我!
  然她刚扑到血影上,就被血影缠住,蠕动着包裹,似要将她吞噬,二丫挣扎不开,惊惧大叫:阿姐救我,阿姐
  只是不等她喊到第三声,她就血影缠住了脖子,彻底发不出声音,绝望地瞪着鱼幽。
  鱼幽却没有理会她,而是转头问魔君:你不动手吗?等它吞噬二丫后你再动手怕是会增添麻烦。
  没什么麻烦的。魔君冷眼旁观,并不着急,反倒问她,你不想知道此界之事吗?
  鱼幽从善如流,问道:此界是大世界,还是小世界?
  都不算。魔君见她挑眉,好笑地抚了抚她挑起眉梢,解释道,它最初是一个空间碎片,神魔大战之时残存下来,被一位修士无意中捡到,又将之炼化入体。随着修士的成长,这空间也进化演变,变得越来越像一个正常世界。
  鱼幽寻个块石头坐下,准备认真听故事,谁想魔君一手将她抱起,放在他的大腿上,让她很是不舒服,但他威胁她,若想听下面的故事,就得乖乖做好,她只得妥协。
  魔君心情愉悦,继续道:后来,这位修士发现通过领悟这方空间的演变,或可以让他突破现有境界,成神成圣,创立属于自己的万千大世界,成为万千大世界的主宰。
  鱼幽正听得热血,魔君忽然顿住,她冲到头顶的热血一下子凉了下来,蹙眉问道:他失败了?
  魔君点头,脸上却没有半点颓丧,描着她的眉眼笑道:若他成功,就不会遇到你了。
  鱼幽惊愕地张大了嘴,虽然她有所猜测,但觉不敢想此刻抱着她的男人,曾经是一个即将成神成圣之人。
  十万年前,宣羿帝君号称仙界最冷情的帝君,十万年后,变得如此儿女情长,倒是让本君开了眼界。
  地上的血影吞噬二丫后,凝成一条血龙,身躯盘旋,仰着头颅讥讽地望着对面岩石上的男人道。
  鱼幽扭头瞥了它一眼,皱眉:它说得是真的?
  魔君揉着她的手指,淡淡地斜了血龙一眼:你也说了,过去十万年了,是人都会变,比如你,现在变成这副恶心模样。
  血龙被他一声恶心气得龙须都翘了起来,却没有怼他,而是偏首对鱼幽道:小姑娘,你可知他只是宣羿帝君投到此界一缕仙魂所化,等到他回归本尊,就会将你忘得一干二净。
  鱼幽脸色一下子变了,猛地起身,退后一步,望着魔君问道:它说得可是真的?
  魔君也站了起来,想要抱住她,却逼得她再次倒退,无奈停住,深邃的眼眸凝着她,轻轻叹了口气:我是一缕仙魂所化是真的,不过
  我明白了,我就是个傻子,被你耍了一次不够,还要继续被你耍鱼幽望着他笑,眼睛里似有什么要涌出来,视线一片模糊。
  模糊的视线中,她看到一道血影袭向他的身后,惊得她大叫扑过去——
  小心!
  轰!
  一道剑光劈下,血龙崩碎四散,化成漫天血珠。
  魔君将扑过来的鱼幽往岩石上一丢,柔声道:好好坐着,很快就好。
  随手画了一个圈,灵光闪过,凝成光罩将她护在其中,而后提剑腾空,朝着重新凝合的血龙又一剑劈下。
  血龙在另一处继续凝合,得意大笑:你这样是没用的,你劈散我多少次,我就能重凝多次。
  是吗?魔君嘴角噙笑,长剑随意朝着四个方向劈了四下,剑光所过,漫起一片紫色火焰,将血龙困在其中。
  紫府神火?血龙惊恐大叫,这方残缺世界里,你怎么可能有炼成紫府神火?
  望着被紫火烧得四窜的血龙,魔君微微一笑:因为这里是我的世界,我是主宰,也是神。
  血龙绝望大叫,很快就被紫火烧得只剩下一片淡淡血影,在彻底消失的前一瞬,它不甘地冲他喊道:你别得意,我的同伴已经找到消灭你本尊的方法,用不了多久,你的本尊就会魂飞魄散,而你将永远困在这方残缺世界里,不对,本尊消失,你也会消失,哈哈
  笑声戛然而止,紫火凝聚,钻入魔君手心,天地恢复清明。
  鱼幽望着踏空而来的魔君,咬了咬唇,一句话不说。
  鱼幽,我得去仙界寻本尊,你跟我一道走。他朝她伸出手。
  听出他声音里透出一丝急切,鱼幽蹙了蹙眉:你找到飞升的办法了?
  魔君只一想就知道她为何这么问,也知道她此时还有怒气,便走过去蹲在她身前,开口解释道:十万年前,我的本尊因着这番蕴含着成神机缘的空间被多人攻击,一次不慎落入陷阱受伤被擒,这方空间也因着保护本尊退化到最初。为了自救,本尊将性命与这方世界融合,凝成了九寰珠,又撕裂一丝仙魂监看这方世界,而后陷入沉睡。
  十万年间,空间重新进化演变,这丝仙魂也凝成了人,不断转世重生,但他只有到了临死才会想起前世记忆,也明了了唯有等到这方世界恢复完整,他才能飞升上届,这是本尊设下的宿命。
  鱼幽被他话里蕴含的信息震得麻木了,喃喃道:所以前世,我们白折腾了?
  没有前世的折腾,我如何懂得爱你?魔君笑着将她的手按在他的心口,让她感受他的心跳,只为她一人加速的心跳。
  鱼幽脸上染上一丝红晕,其实,刚刚魔君斩杀血龙之时,她便决定,不管魔君回归本尊后还记不记得她,她都会跟他去仙界。
  若是他真的忘了她,那她就再追他一次好了。
  鱼幽起身拉起他道:我们赶紧飞升,赶在你的本尊被他们杀死前。
  你忘了我刚刚说的话了,本尊与这方世界融合,这方世界不灭,本尊不灭。不过,我也是时候回去找他们算账了。魔君眸中闪过一丝杀气,又转瞬即逝,抚着她的脸道,莫担心,我回归本尊也不会忘了你。
  鱼幽深吸一口气,道:你说过让我信你,只希望你这次不要再食言。
  魔君低下头,吻住她的唇:你的味道留在我心间,永远不会忘记。
  这一日,九寰界内的人们,忽然听到一片仙音,半空中出现一道仙门,仙门打开,降下一座仙梯,直入魔灵秘境之中,一对神仙眷侣踏上仙梯,女子脚步一停,回首而望。
  阿姐,是我阿姐!萧宝朝着女子用力招手,急得眼泪都流出来了,阿姐你又丢下我,呜呜
  青竹峰上,一男子负手而立,冲着上方微笑颔首。
  (九寰界的故事就此完结,仙界的故事兔兔不打算写了,多谢诸位陪伴到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