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2.第142章 没见过屌大的吗?
作者:帝王将相      更新:2020-07-07 05:36      字数:2146
  “什么!”
  赵佶听到了身边太监的汇报,顿时勃然大怒!
  “这王勃,不要命了吗?他以为,朕不敢杀他吗?朕是给师师一分薄面不与他计较而已,居然得寸进尺了!”
  “来人,给我……”
  外面几个侍卫立即出现了。
  “陛下有何吩咐?”
  那皇帝想了一想,心中又是一塞。
  你知我知,天知地知,若他人知,结果难知……
  这王勃,到底想搞什么幺蛾子。
  赵佶不断的斟酌这句话的意思,心想,自己并没有其他把柄在他手中。
  突然,他想到,这王勃肯定是用他逛青楼的事情用来要挟,如果经过大肆宣扬,不单是在大宋范围内丢脸,甚至来说,这脸,会丢到国外去了。
  因为,公主招亲这事早已经传得沸沸扬扬,原本赵佶还遮遮掩掩,但是这根本瞒不住,其他的一些邻国的使者或者皇子也已经到来了。
  早就听说昭阳帝姬有倾国倾城之貌,倾世绝伦之才,他们怎么可能错过。
  这个时候,赵佶纠结了。
  “陛下不必着急,老奴有一计,可让那王勃铩羽而归,甚至……”
  作为皇帝的身边人,太监是最明白皇帝心思的人。
  因此赵佶顿时惊喜的看着这慈眉善目,却满肚子坏水的太监。
  “老奴得到了消息,金国的那位皇子的蹴鞠队和搏斗勇士都非常厉害,到时候陛下只需如此如此吗,这般这般……”
  “好主意……”
  赵佶神色阴鹜,点了点头,然后对侍卫道:“传令下去,允许王勃参加宴会!”
  没有让王渣等多久,一个侍卫匆匆的来到了宫门处,在禁卫军的那个军官面前低声说了一些什么。
  那军官顿时有些震惊的看了一眼王渣。
  他居然……居然真的让官家改变了注意!
  王渣则是拉着李师师,背靠皇宫外的那小阁倚栏,面上带着笑意,成竹在胸。
  而李师师则是微微担忧,聪明绝顶的她,哪能不明白王渣的意思,当然也明白,王渣是在玩火,稍有不慎就性命不保。
  但是她却也没有任何不满,只是看到那侍卫出来,心中有些忐忑罢了。
  那军官顿时满脸带着笑意的来到了王渣的面前,神色敬畏的说道:“王公子,陛下已经改变了注意,请你来这边配合检查一下,然后就能进去了。”
  王渣这才起身,拍了拍袖子,理了理身穿的那一袭白衣,这才慢条斯理的与李师师来到边上的楼亭之中。
  一个侍卫负责对王渣进行搜身,而李师师则是被一个宫女带了过去。
  王渣皱着眉头,任由那侍卫搜身,突然,那侍卫一惊道:“你,你带了兵器!”
  带你麻痹兵器啊,没见过**大的吗?
  王渣面色一黑,刚刚与李师师你侬我侬,不自觉就一柱擎天了,不过衣服穿的宽松,原本他以为没人发现,没想到这侍卫这么眼尖。
  他瞄了一眼那侍卫一眼道,面带嘲讽。
  那侍卫还以为王渣被发现了,所以要动手,立即拔刀。
  但是见王渣不见动作,再看看他看向自己某处的眼神的不屑,这侍卫顿感觉自己自尊心受到打击,随即便大声惊叹道:“怎么可能,怎么可能这么大!”
  王渣摇了摇头,出了亭子。
  然而,怎么可能这么大,这句话被很多人听到了,传出之后,有人配合当时的情形,竟然如名侦探福尔摩斯一般,推理出了,王勃**大的事实便被他们走漏了风声。
  这是后话,王渣当然不知道会发生这样的事情,缓慢步入了皇宫之中。
  只留下一众人目瞪口呆的看着他的背影发呆惊叹。
  他,真的让官家改变了主意。
  不愧是大宋第一才子,任何事情都难不住他!
  ……
  “滴滴,宿主装了一个让人捉摸不透的逼,获得30点装逼值!”
  王渣心情愉悦的打量着这恢弘壮阔的皇宫。
  这大宋的的宫殿倒是壮阔雄浑,身处其中,不自觉的就感受到大宋的皇室的威压。
  除了王渣一个人吊儿郎当,其他人都是拘谨畏缩就能看出这黄家气场浩大。
  在侍卫的指引之下,王渣与众人被带到了皇宫的正殿。
  宫殿前的牌匾上有三个字。
  “大庆殿?”
  一听名字,就知道这个地方是举行大典的之地。
  占地也是极其广阔。
  这次宴会的来宾极多,在侍卫的引导之下,丝毫没有慌乱。
  文人都是在一片区域,武夫又在另一个区域。而异国番邦使者又在一个区域。
  一些官员的家眷女眷则是被一卷珠帘隔开。
  隔着珠帘,能够听到那边的莺莺燕燕的声音,而珠帘这边的人虽然在假装闲聊,实际上一个个都是心不在焉,被那些女子的娇笑声搞得心慌意乱。
  李师师也去了女眷区域,恋恋不舍的与王渣分开。
  王渣先看了一眼异国番邦区域,发现那边人居然还很多,穿着各种各样的服饰,都是些杀马特装扮。
  他一眼便看到了之前在皇宫外看到的那位异族人,看来他们是通过特殊通道先进来了。
  看这样子,今日又热闹了。
  王渣一扫下方区域,顿时满面笑意。
  原来,下方文人骚客区域,居然还有不少的熟人,比如秦观,唐白虎,陈师道。
  作为风云人物,比起几大才子更加炙手可热的人物,原本大家都应该争相巴结才对,今日却稍显诡异,在场的才子们都对王渣不太热情了。
  不过王渣完全不在乎,他非常热情的上去打招呼。
  “哎呀,陈兄啊,昨日望江楼打赌,你说你输了以后见到我就退避三舍,我还以为你说着玩呢?原来你还当真了,一个赌约而已,只有君子才会履行诺言,至于你,完全没有必要履行当时的赌约啊。”
  陈师道满头黑线,自己什么时候当真了?还有这话什么意思?什么是只有君子才会履行赌约,我不履行赌约就是小人喽?真是岂有此理!
  陈师道怒气勃发,仰头,闭目养神,假装没有听到,完全无视周围的人的鄙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