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六章、刺杀
作者:墨衣楼主      更新:2020-07-06 17:34      字数:4342
  听到聂烽的话。
  扬威镖局的总镖头和那些镖师们,眼中的精光更甚,甚至于已经有人抽出了长刀,想要直接被聂烽在这里就解决,不过很快他就反应了过来。
  要是在这里杀了这只“肥羊”,那剩下的宝物就得不到了。
  没错。
  就是宝物。
  他们所有人都认为,聂烽前来托镖,所托的一定是一件极其珍贵的宝贝,否则也不可能说出那种话,而且这个人显然身家丰厚,如果真的把他给杀了,可有些得不偿失。
  聂烽对那些人贪婪火热的眼神视若未睹,只是淡淡的在那里说着自己想说的话,直到最后,那个总镖头开口道:“先生,敢问你托的是什么镖物?”
  “人头!”
  聂烽漫不经心的开口道。
  “人头!”
  院中先是静了一下,然后就是一片哗然。
  “先生莫不是再开玩笑?”
  总镖头冷笑了几声,道:“镖局可有自己的规矩,有些东西可以碰,有些东西不能碰,偏偏你说的人头就是不能碰的一个。”
  “像贵镖局这种存在,还会在乎这个吗?”
  聂烽语出双关。
  那个总镖头也摸不准聂烽的意思。
  他这话到底是真心实意的奉承,还是言语中暗自讥讽,他们自家人知道自家事,对于外面的传言也听过,也正因为此镖局才日益衰落。
  要是再不接镖的话,他们所有人恐怕都要改行了。
  “先生这话倒也不错,我们扬威镖局不在乎那些东西,只要你能出得起价钱,那么我们就一定敢保镖!”总镖头道:“敢问先生你要托的镖物在何处?”
  “就在这里。”
  聂烽笑道:“诸位这数十颗大好头颅,就是在下今日要托的镖,不知总镖头敢不敢接!”
  众人闻言,不由得面色骤变。
  “老东西,你竟然是来找麻烦的!”
  一个镖师拎起自己的狼牙锤,卷起一道劲风,向聂烽脑袋猛砸过去,这狼牙锤的锤头堪比一个小鼓,上面的狼牙利齿锐利如刀,依稀可见斑斑血迹,想来死在这锤下的人着实不少。
  不过聂烽对此却置若罔闻,浑不在意,右手轻轻向后一点,两根手指点在锤身之上,直接将狼牙锤给反震了回去,巨大的惯性再加上聂烽的力量。
  这一击之下,那个镖师躲闪不及,脑袋顿时被轰碎,鲜血混合着液体四处飞溅。
  其余的镖师都被聂烽的手段所震慑,不敢再有半点小觑之心。
  就连那两个入神境界的总镖头和副总镖头,也都是脸色凝重的看向聂烽。
  “阁下到底是什么人?”
  总镖头和副总镖头缓缓走去,将聂烽的身形围在中间。
  “托镖人!”
  聂烽道:“可惜总镖头却没有胆量接着个镖!”
  “在下也有一桩生意想要和先生谈谈?”
  总镖头冷声道:“那就是用阁下的人头,来祭奠死去的兄弟。”
  “头就在这,不过能不能取走,就看你自己的本事了。”
  聂烽已然笑呵呵的说着。
  “大哥,何必跟他废话,直接杀了他就是!”
  副总镖头右手一甩,一抹寒光出现在指尖,赫然是一把柳叶飞刀,不过他却没有将柳叶飞刀飞出去,而是捏在指尖,以近身缠斗的方式与聂烽交手。
  聂烽站在那里纹丝不动,任凭副总镖头的身法如何诡异,始终是以右手两根手指对敌。
  说来也怪。
  不管那个副总镖头的速度如何快,聂烽却总能轻而易举夹住他的柳叶刀。
  这时,总镖头也看出来了,以自己兄弟的武功,根本就不是这个人的对手,不过他却始终想不明白,自己和扬威镖局,到底是什么地方得罪了这么个高手,竟然让他完全无法想得起来。
  不过,此刻也容不得他多想了,再拖延下去,他兄弟的性命恐怕就丢了,想到这里,总镖头身形一闪,瞬间便来到了聂烽的身后,同时一掌猛劈向聂烽的肩膀。
  聂烽本来只以右手应对副总镖头,如今看到总镖头也出手了,聂烽不急不缓,直接将自己的右手探了出去,双手同时应对两个入神境高手。
  其他的镖师都已经看傻眼了。
  总镖头和副总镖头的实力他们再清楚不过了,寻常入神高手肯定不是对手,但这个其貌不扬的中年人,竟然能同时压制两人,修为未免有些太可怕了。
  “你到底是什么人?”
  越战下去。
  那两个人心中就越震撼。
  “后土太子就让你们两人镇守在此吗?”
  聂烽也懒得再继续扯下去,迟则生变,还是尽早解决的好,所以当下说出此言,也相当于间接道出了自己的身份。
  “你是紫薇太子的人!”
  总镖头也不傻。
  听到聂烽的话,立刻就反应了过来。
  前几天,后土太子麾下的引路人,地煞道人还来到了他们这里,让他小心提防,别让紫薇太子的人找到机会,可他们始终没有放在心上,认为凭他们这个分舵的实力,就算真有人找上门,也不用畏惧。
  因此今天聂烽来的时候,哪怕直到刚才动手,他们也没有把聂烽的身份想到紫薇太子身上,可如今听到他这么一说,那身份就自然不言而喻了。
  话已至此,那个总镖头心中清楚,是绝对再没有挽回的余地了,紫薇太子手下的人连挑了五个分舵,显然是要和后土太子正面撕破脸。
  今日若是不将此人留下,那么死的就是他们。
  “大家一起上,将他杀了!”
  总镖头突然抽身后退,对着旁边的数十镖师趟子手喊道。
  而他们听到指令后,也呼啦的一拥而上,各自挥舞手中的兵器,向聂烽猛冲过去。
  但聂烽却不慌不忙,双手一展,好似刀锋般锐利,但凡是与他对上的人,最后全都惨死当场,数十个镖师和趟子手,看着人虽然很多。
  可在聂烽手下却显得那么不堪一击。
  不过盏茶的功夫,偌大个镖局之内,就只剩下三个人了。
  聂烽。
  扬威镖局的总镖头和副总镖头。
  “这……”
  那个副总镖头冷汗下来了,有些不敢相信眼前所见的一幕,这么多人一起上,竟然连对方的头发丝儿都没有伤到,这份儿修为未免太可怕了。
  “现在轮到两位了。”
  聂烽缓步向总镖头走去。
  那个总镖头心中畏惧,向后退了好几步。
  “你可以走了。”
  聂烽转身看向副总镖头,道:“你现在去通知你的主子,就说我卜天成奉紫薇太子之命,前来为那些惨死的兄弟讨个公道。”
  “你……你放我走……”
  副总镖头不敢置信的问道。
  “你不想走?”
  聂烽反问道。
  “走,走。”
  副总镖头看了一眼总镖头,然后头也不回的离开了镖局。
  “贪生怕死的鼠辈!”
  那个总镖头则是脸色气的铁青。
  如果他们两个人都在的话,凭借他们两人的武功,豁出这条命去,或许还能逃出生天,但现在就剩下他一个人,那是万万不可能的了。
  “上路吧……”
  聂烽右手内力暴涨,化作一方巨大的掌印,直接将整个扬威镖局笼罩在其中。
  …………
  翌日清晨。
  扬威镖局被灭的消息,传遍了整个襄阳城。
  就如同大通钱庄被灭,传遍了整个幽州城一样。
  当地的官府来到现场,看见数十具尸首横在地面上,也吃了一惊。
  这种事情。
  可不是他们能管得了的。
  于是襄阳知府立刻飞书传递京城刑部,请刑部衙门派出高手前来处理。
  …………
  荆州。
  别院内。
  逃走的副总镖头跪在地上,战战兢兢的看着后土太子,将所有的事情都说了出来,当然其中也给死去的总镖头揽了功,说是总镖头舍身拖住卜天成,然后自己趁机才能逃脱。
  “好狠的手段!”
  地煞道人听了在旁道:“近百个人,全都死在了他的手中,我还真是小瞧了这个卜天成。”
  “我那位大哥对手底下的人向来不错,估计是传授了他两手武功,才能让他有此能力。”后土太子又看向地上的副总镖头,道:“你先起来吧,回去休息一下,日后有事我再找你。”
  “多谢太子,多谢太子!”
  听到后土太子的话,副总镖头提着的这颗心总算是放下来了,他还以为自己是难逃生路了,不过就在他转身向外走去,即将离开别院的时候。
  后土太子突然一掌隔空印在他的后心,直接将他身上衣服崩碎,尸体翻身栽倒在地,旁边迅速有几个身影跳出来,将尸体带走处理,整个过程也没有发出半点声音。
  “地煞。”
  地煞道人立刻躬身:“殿下。”
  后土淡淡道:“派人盯着他,在城外给他找点儿乐子,如果能进的来才让他进,进不来的话,那么就只能怨他自己无能了。”
  “是,属下这就去安排。”
  地煞道人离开了别院,去着手处理后土所嘱咐的事情。
  …………
  两日后。
  荆州城外,
  夜幕降临,残阳如血。
  就在聂烽即将进入城中的时候,突然感觉到一抹微弱的杀气。
  这抹杀气出现的很快,但是又转瞬即逝,聂烽几乎以为是错觉,不过当他看到眼前落叶上的刀痕时,就知道这绝对不是错觉。
  而是真有人在等着他。
  “出来吧……”
  聂烽双手负在身后,淡淡开口。
  可四野荒寂,没有半点人烟,连声音都没有。
  “别以为我是在诈你,连飞鸟都忌于你的杀气不敢落在树杈上,你认为你还能瞒得住我这双眼睛吗?”
  就在聂烽说话的同时。
  地上的树影却突然缓缓移动起来。
  紧接着,黑影迅速从地面浮起,化作一道人形,闪烁着蓝光的匕首,了无生息的向聂烽背心处此去,可就在匕首即将触碰到聂烽的时候,黑影只感觉眼前一花,聂烽已经消失不见了。
  “鬼影神功?”
  聂烽的声音在他耳畔响起。
  “你和鬼影子是什么关系?”
  那道黑影顿时大吃一惊,身体立刻化作虚无,想要重新隐遁于影子里面,可聂烽右脚在地面一跺,真气震荡,黑影立刻单手借力,向后飞了而出。
  “天池杀手?”
  聂烽双眸微眯道:“我记得鬼影子应该已经死了,你的鬼影神功是从何处学来的?”
  “无可奉告!”
  黑影的声音如寒冰冷冽,右手在腰间一抹,便抽出了一把灵蛇似的软剑,闪烁着耀眼的寒光,剑花摇曳,分别刺向聂烽的眉心,咽喉,心口,小腹四处要害。
  可他的剑势又落空了。
  连续两招落空,他心底不由得泛起一阵寒意,身为一个杀手,其实在第一招失败之后,就应该立刻抽身而退,甚至说只要自己的身形暴露,就要马上离开。
  可他偏偏不信这个邪,也想要看看聂烽这个连挑了六个分舵的存在,到底是何方神圣,竟然会让后土太子如此上心。
  所以他才执意与聂烽交手。
  然而现在。
  聂烽那神出鬼没的身法,着实是让他心里摸不着底,无奈之下,他只能闭上眼睛,暂时屏蔽掉五感中的视觉,从而让自己的其他感官得到提升,以此来判断聂烽的身形在何处。
  “在后面!”
  忽的。
  黑影手中的软剑骤然向后刺出,可当他感觉到刺在了空气中之后,心里不由咯噔一下。
  不好!
  上当了!
  还没等他来得及有反应,一股磅礴巨力就从他身前涌现,摧枯拉朽般捣毁了他的五脏六腑,当场毙命!
  “也不过如此。”
  聂烽微微摇头。
  转身向城内走去。
  一切都恢复了平静,除了……那具尸体!
  就在聂烽离开后不久,本来已经被聂烽所杀的黑影,突然又活了过来,就好像是蟒蛇蜕皮一样,把自己的身体从原先的躯壳中解脱出来。
  “真正的刺杀才刚刚开始……”
  话说完,黑影顿时隐没在地面的阴暗中。
  由于天色已经黑了下来。
  聂烽并没有急着去找麻烦,而是先给自己找了个落脚的地方,然后又好好犒劳了自己一番,吃饱喝足后才回到房间休息。
  可就在他睡到半夜的时候。
  客栈中却悄无声息的出现了一个人,避过所有人的耳目,来到了二楼的客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