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五章、横扫
作者:墨衣楼主      更新:2020-07-06 17:34      字数:4395
  “如果你不说出来的话……”
  齐昭笑了几声。
  “六扇门有个刑王你知道吗?”
  刑王。
  六扇门初代天捕之一。
  也是把六扇门威名发挥到极致的人。
  当然了。
  这个威名也不是什么好的名声。
  他本名叫什么,江湖上现在已经无人知晓了,都以刑王来称呼他,只因为他毕生中研究出了一百单八种的刑具,每种刑具都独具其能。
  这一百单八种刑具自从研究出之后,还从来没有人能挺过十种刑具以上,就算是铁打的汉子,在这些刑具之前,也会变得脆弱不堪。
  所以江湖上都称其为刑王。
  易三通被绑在刑架之上,听到刑王的名字后,身体不由得就是一个激灵,他可知道刑王的传说,据说当年有个半步天命境的高手刺杀天子,被擒后宁死不屈,也不道出背后指使人是谁。
  还是刑王亲自出手,再用到第九件刑具的时候,那个高手终于坚持不住,把所有的事情都说了出来。
  他易三通只不过是个入神境武者,要真是用上那些刑具,可真是生不如死。
  “你……你要对我用刑……”
  易三通喉咙蠕动了一下。
  “看情况。”
  齐昭摇头道:“易老板如果配合的话,我保证不会对你怎么样,事后说不定还会将你放走,可如果你不配合的话,那么就别怪我无情了。”
  说着。
  齐昭一声冷哼。
  抬手一掌拍在那个青衫人的身上,道:“你未免太小瞧我了,人在昏迷和清醒的时候,体内气血的流速和呼吸频率是不一样的,想要瞒过本座,还需要再练练!”
  砰!
  一声闷响。
  齐昭右掌发力,直接将青衫人的一条手臂崩断。
  “啊!”
  青衫人再也坚持不住,口中不禁哀嚎出身。
  萧无名坐在那里纹丝不动,只是指尖轻轻一弹,一抹火星如流萤般落在了青衫人的伤口处,火焰一现而过,迅速将伤口烧焦。
  “这只是一个小教训。”
  萧无名淡淡道:“你们要是配合的话,性命可保无碍,否则我也不介意送你们一程。”
  青衫人疼的直冒冷汗,可是还不敢开口反驳。
  那个紫袍客也醒了过来,不敢再继续装下去,生怕齐昭再给自己来一下子。
  齐昭虽然看上去人畜无害。
  可他自幼生长在秘境之中,日久天长与那些凶兽搏杀,早就练出了一身杀伐之气,只是平日里不显露出来而已,如今将气势释放出来,易三通他们几个就好像感觉到,自己被一头洪荒异兽给盯上了。
  “你……你想知道什么?”
  易三通妥协的问道。
  “你的身份?”
  齐昭道:“我说的不是你大通钱庄老板的身份,而是你真正的身份。”
  “我在江湖上寂寂无名,只不过为了躲避仇家,才成为了钱庄的老板,这点我真的没骗你。”易三通连声道。
  “是吗?”
  齐昭似笑非笑的道:“那你口中所说的仇家,是不是今天晚上找上你的人?”
  “没错,就是他!”
  易三通点头道:“也不知他从哪里练了一身邪功,我们三人联手,都不是他的对手。”
  “我怎么不知道,什么时候和易老板结过仇呢?”
  就在易三通编瞎话的时候。
  聂烽突然从外面走了进来。
  他现在还是卜天成的样子,易三通和那两个人看到他走进来,心中顿时大吃一惊。
  “你……”
  易三通不敢置信的看着聂烽,又看了看齐昭和萧无名。
  “你也是六扇门的人?”
  易三通开口问道。
  “恭喜你,答对了!”
  聂烽催动随元珠的力量,缓缓恢复了自己的本来容貌。
  易三通和那两个人看的是瞠目结舌。
  “重新自我介绍一下,我叫聂烽,现在是幽州六扇门的总捕头,大宋十三位天捕之一。”聂烽故作疑惑道:“方才我在外面听易老板说,我好像与聂老板有仇,不知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
  “没……没有……我乱说的……”
  易三通现在哭的心都有了,好不容易想出个瞎话,结果还被当事人给揭穿了。
  “易老板,我劝你还是实话实说,咱们大家都是好人,没有必要弄得那么血腥。”
  聂烽走过去,拍着易三通的肩膀道:“把你知道的都告诉我,我保证你会安然度过下半生,而且不用再给封神王庭卖命,可以真正当一个钱庄老板。”
  “真的!”
  易三通下意识问道。
  与陈航和刘高不同,易三通其实很向往那种平淡的生活,并不想成为封神王庭的核心人员,甚至于他都不想踏入武林。
  可奈何他早年一念之差,成为了封神王庭的外线人员,现在就算是想后悔都没有办法,除非他不想活了。
  “易兄,你难道想背叛太子?”
  那个紫袍客突然开口道。
  “聒噪!”
  聂烽冷哼一声,屈指一弹,一道流光瞬间贯穿了他的眉心。
  紫袍客连反应的机会都没有,直接就当场毙命。
  聂烽如此狠辣果决,把易三通和那个青衫人都给吓住了。
  “你想知道什么?”
  权衡了利弊,易三通开口问道。
  “很好,我喜欢易老板这种态度。”
  聂烽点头道:“后土太子现在何处?”
  “不知道。”
  易三通忙道:“我是真的不知道,后土太子那日确实来到了幽州,不过他当天就离开了,现在去了那个分舵我也不知道。”
  聂烽微微颔首。
  这倒也符合那个后土太子的性格。
  “第二个问题,现在封神王庭内部,还有多少人忠于先人皇夏九天!”
  “你……”
  易三通突然好像想到了什么,神色骤然发生了变化。
  “你是聂迫云的儿子!”
  “你果然知道!”
  聂烽身形仿若鬼魅般飘到他身前,右手扣住他的脖子,冷声道:“当年是谁杀了我父亲!别跟我说你不知道!你是封神王庭在幽州的分舵主,这么大的事情,他们可能不通知你!”
  “我真的不知道……”
  易三通脸色涨的通红,道:“杀你父亲的人都是王庭的顶尖高手,我只知道有上代的长生大帝和北斗星官,剩下的人我真的不知道。”
  “长生……”
  聂烽双眸微眯。
  按照他所获得的情报,封神王庭里面最神秘的就是这个长生大帝,此人是男是女,是老是少,除了人皇之外,外人无从知晓。
  他的修为也没有人知道。
  封神王庭要他出手的机会也是少之又少。
  聂烽曾经怀疑过,隐藏在六扇门内部的奸细,很有可能就是那个长生大帝。
  想到这里。
  聂烽缓缓松开手。
  “咳……咳……”
  易三通大口的喘着粗气,道:“那天晚上截杀你父亲的人共有九个,除了两个北斗星官和长生大帝外,还有六个顶尖高手,他们的身份我只是有所猜测,但不敢确认。”
  “什么猜测?”
  “其实封神王庭除了四方大帝之外,还有五方神皇和三天尊,都是顶尖的高手,尤其是三天尊,都与人皇有着血缘关系,不是同宗族的堂兄弟,就是表兄弟,他们也是人皇最信任的人,所以他们也很有可能回过来,替人皇围杀你父亲。”
  “你怎么知道的这么详细?”
  聂烽诧异道:“以你的身份地位来说,应该不会知道这些事情,你到底是什么人?”
  “我就是个普通的舵主,只不过我师父曾经是封神王庭的引路人,曾经对我讲过这些事情。”易三通道:“我知道的就这些了,其余的我真不知道。”
  “最后一个问题。”
  聂烽说道:“过段时间封神王庭召开英雄会,到底有着什么目的?”
  “你太瞧得起我了……”易三通苦笑道:“这种机密的事情,就算是封神王庭那些星君也不会知道,更何况我一个小小的外线人员。”
  “也罢。”
  聂烽道:“我可以放了你,不过不是现在,等我把封神王庭的事情解决之后,自然会依言把你放走,并且帮你重新开钱庄,这些日子就暂时委屈你了。”
  “阿昭。”
  聂烽看向齐昭。
  齐昭点头道:“大哥放心,我会好好照顾易老板的,不会让他吃半点苦头。”
  对此。
  易三通也早有所料。
  所以并没有反对。
  离开了地牢之后,三人来到外面,萧无名道:“他说的话并不一定都是真的。”
  “我知道。”
  聂烽叹道:“但现在我也没有办法,有个目标总好过盲目行动,正好过段时间我就会进入封神王庭,有机会的话或许能找到杀害我全家的真凶。”
  “我也会找机会将地图刻录下来,然后传递回来,等日后时机到了,便一举将封神王庭端掉。”
  萧无名只是点头道:“那你自己小心。”
  “放心。”
  聂烽安慰道。
  …………
  翌日。
  大通钱庄被洗劫的事情就传遍了整个幽州,钱庄老板易三通重伤不治身亡,两个入神境的凶手,已经被六扇门高手当场击毙。
  至于凶手是谁。
  自然就是那两个青衫人和紫袍客了,对待这种人不必有丝毫的怜悯之情,齐昭直接把两人的尸体送了出去。
  幽州城内的百姓拍手叫好。
  可有些人暗地里却沉不住气了。
  那就是封神王庭后土太子留在城内的眼线。
  他们听闻大通钱庄被灭之后,立刻就将消息传了回去。
  荆州。
  一处环境清幽的宅邸。
  后土太子一身华服,坐在那里喝着茶,地煞道人在旁边将幽州的事情一一道出。
  “看来这次我大哥是真的急了,要不然他也不会如此果决。”
  可旋即,后土太子脸色就变得阴狠起来。
  “到底是谁假传我的命令,灭了我大哥手下的所有分舵!”
  “属下无能,现在还没有头绪,对方下手很干净,几乎没有留下任何线索,而且所有兄弟都是接到了您的信函后才行动的,上面的标记我也看过了,没有丝毫作假地方,真的是您那方玉珏所印。”
  “该死……”
  后土眉头紧锁,“不要放松,继续追查,我就不信查不出来!”
  “是!”
  地煞道人又道:“殿下,那下面的分舵用不用……?”
  “派几个高手过去,能挡下最好,如果挡不住的话,那么就不用管了,他最后一定会来到荆州,我亲自处理他。”
  “是,属下这就去办。”
  地煞道人急匆匆的走了出去。
  “到底是什么人呢?”
  后土太子眉宇间闪过一抹厉色,要是让他知道是谁耍了他,他非灭了他不可,其实他心底已经有怀疑的人了,只不过还需要确认一下,如果真是那个人的话,他还真不好办。
  …………
  此后的几天里面。
  聂烽离开了幽州,先后奔着其他六个分舵而去。
  他几乎是以摧枯拉朽的方式横扫过去,不过为了避免引起怀疑,他也用了一颗霹雳弹,直接封住两个入神高手的穴道,然后把霹雳弹在他身体旁边引爆。
  直到这日。
  聂烽来到了第六个分舵,位于襄阳城的一座分舵,荆襄道总共有两座分舵,分别屹立在襄阳城和荆州城,其中荆州是这几个分舵中最重要的一个。
  聂烽决定先除掉襄阳分舵,然后再去荆州。
  是夜。
  聂烽直接杀进了襄阳分舵。
  这是一座镖局。
  里面的镖师和镖头还有趟子手,都是封神王庭的人,平日里以保镖为生,不过这个的名声却不太好,所保的镖经常会丢失。
  可丢失后又能找回来,只不过镖货多少都会有点残缺。
  明眼人都知道。
  这就是镖局自己导演的一出戏。
  可偏偏任何人都找不到证据,最近镖局再无人登门,那些镖头也都无所事事。
  所以当那些人看到聂烽进来的时候,还以为他是来托镖的,根本不知道自己惹了个杀人祖宗。
  “这位先生,不知道你要托什么镖物?”
  “我要托的镖很贵重,就是不知道贵镖局能否接的起?”
  聂烽淡然道。
  总镖头闻言,眼睛顿时一亮。
  肥羊上门了。
  “本镖局乃是襄阳城最大的镖局,若是连我们镖局都接不起,这荆襄地界怕是就没有人能接的起了。”总镖头又道:“不过镖货贵重的话,镖银也会适当高一些。”
  “这个无妨,只要能把镖货安然送到,我就会如数奉上镖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