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质感的中国时装需要好的故事

出飒|对话Pronounce:有质感的中国时装需要好的故事

由85后的李雨山周俊创立的Pronounce,映射着当代中国独立设计师的成长轨迹。

2017年,Pronounce获得“The Latest Fashion Buzz”大奖与“GQ Presents”项目受益者,登陆伦敦男装周官方发布。同年李雨山与周俊先后两年上榜福布斯中国“Under 30”精英榜

2018年,Pronounce经过英国时装协会BFC专家团筛选,赢得伦敦男装周官方日程中的席位。2018秋冬系列发布后,它被英国媒体评论为“The next big thing in Chinese fashion”。此后,Pronounce又分别与Diesel、Puma、李宁、报喜鸟等品牌合作,其设计特征延展至不同风格的品牌。

如今走过第5个年头的Pronounce,于某种程度上体现着中国设计师的成长轨迹——从欧洲高等时装院校毕业,先后在国际品牌实习,拥有扎实的设计思维,回国创立自己的品牌,放置在国际市场中,接受考验。

这几年,中国设计关注度提升,而在“设计优势”多为西方国家的大趋势之下,相较于去“寻找”一片位置,Pronounce着力在市场中“创造出”一片属于中国品牌的位置。

出飒|对话Pronounce:有质感的中国时装需要好的故事

另一方面,Pronounce继续在国际市场中“发声”,并持续“讲好”中国设计师的故事。今年9月,Pronounce于伦敦时装周期间发布2022春夏系列,这一次,Pronounce的故事围绕着具有抽象意味的「圆」发散。这也是Pronounce在欧洲举办发布会的第四年。

凤凰网时尚:你们在9月伦敦时装周中发布Pronounce2022春夏系列,近两年由于疫情的原因大家都没法去欧洲时装周,在这上面你们有没有一些切实的体会,包括欧洲的买手给你们的反馈是怎么样的?

周俊:国外的买手对这边(中国设计师)挺感兴趣的,如果不是疫情的关系,会更加推崇。但欧洲还停留在10年前的自以为是。像我也跟雨山说,之前我们伦敦还有意大利的同学在那边(欧洲)做品牌根本做不起来,他们只能在他们的奢侈品体系中——如果不被奢侈品集团或品牌收购,根本就做不下去,只能坚持一两季。

我觉得这边(中国市场),大家接受,滋养,慢慢这几年买手也会不断的有支持和尝试给到我们,很多时候他们(买手)不会买任何一件爆款,反而是要呈现Pronounce的概念在店铺中,这点我深受感动,这些店铺也在陪着我们一起成长。所以我们会越来越做自己,不会想我要怎么卖得好,也不会太着急。

李雨山:首先我们要做到足够的了解和学习,抱着谦虚的态度,包括我们会关注时事。一个时装品牌它能做的东西就是创作、输出表达的观点,要表达出很积极的、对未来很有领导性的内容。比如疫情之后,我们想要做一些彩虹色或者其他鲜艳颜色的东西给大家积极的力量,这就是Pronounce想带来的,它是一个精神世界的带领,包括鼓励大家更加环保,少用胶带等等。这些东西要一点点努力,不是说一下能有具体的成效。

出飒|对话Pronounce:有质感的中国时装需要好的故事

主张中西方的审美哲学,在国际舞台上讲述中国设计师的「时装」故事。Pronounce跟随中国时装大环境的成长,在汲取中国元素中,他们拥有着自己独特又具备标识度的「切入点」

另一方面,年轻人对于国潮的热忱日益增长,随着「国潮」热度增长,具有中国元素的国潮设计在市场上涌现,其设计风格却良莠不齐。

凤凰网时尚:其实中国纺织业与服装业,“硬件能力”并不差,“量”也不差,“原材质”上我们也具备优势。从纯时装设计角度去讨论,中国的时装设计还可以有很大的进步空间。

周俊:我们经常聊到一个话题,就是“术”跟“道”的问题。中国人的“术”非常厉害,也运用得非常好,“术”的技巧能够马上掌握,马上了解它的内核,可以把它用得天花乱坠,还可以迸发出很多可能性。但是经常迷失于“道”,我们想要找回中国时装上的“道”,这个是我们想要去摸索的。

凤凰网时尚:“术”是方法,“道”你们认为是什么?

李雨山:道是哲学性的,其实,时尚是有它的“道”的,比如说极简主义它是“道”,但是它有“术”的体现方式,好的设计就是“道”与“术”的结合。

凤凰网时尚:我们再说说近两年火热的“国潮”现象,个人的感官上有时候去看所谓国潮的设计感觉到很凌乱,从服装上明显感觉是把很多元素拼在一起,这些品牌在市场日益强大的过程中并没有得到滋养,即使如今市场上肯接受,但从长期发展来看,它不一定是良性的。

周俊:现在我们经常会被“数字绑架”,我们也深陷于这种痛苦。

李雨山:中国时尚为什么一直起不来?就是因为经常把商业性摆在第一位,我们非常不喜欢一个说法,就是设计师很厉害,因为他可以卖几百万,几千万……就是大家所谓的厉害的评判标准非常单一。

李雨山:说回一些国潮品牌,其实它从侧面证明了中国的时尚教育并不成功。我说的是“时尚教育”,或者小朋友们的“美学教育”到大学设计系的教育。在我们跟不同艺术院校的教授聊天中,我们会建议他们要培养学生们对文化的“认可”,这种认可是让学生对文化有属于自己的深入了解。

尤其是在如今,信息量非常广,但很多人在设计的过程中对其需要在设计中运用的元素也没有那么了解,这个过程中他们也不会拿一个本子着手去画。于设计而言,过程比结果要重要,因为这是累积知识的过程。

出飒|对话Pronounce:有质感的中国时装需要好的故事

出飒|对话Pronounce:有质感的中国时装需要好的故事

凤凰网时尚:此前在你们的论坛中,现场来了许多国内学习服装设计专业的学生,这些学生对你们非常了解,很明显你们这一代设计师也影响了这群学生。

李雨山:如果能跟中国更年轻的一代建立对话,他们会关注你、受你的影响,我觉得这是一件非常有意义的事情。我认为也应该要这样做,因为在我成长的年代,我没有感觉到前辈给我很大的精神启发。

出飒|对话Pronounce:有质感的中国时装需要好的故事

今年,李雨山与周俊去了一趟景德镇,而后,景德镇成为Pronounce的另一个「故事」。

在景德镇的旅途中,李雨山与周俊看到的,是陶瓷在修复碎片的过程中,需要在左右边钻一个微小的「圆孔」。因此,「圆」成为2022春夏系列中的「主故事线」。在过程中,李雨山与周俊秉承着「大道至简」的思维,在过程中不断梳理、简化元素。

凤凰网时尚:这一年,你们将目光转向“景德镇”,此前,你们分别从内蒙古草原、印度的花市、拉萨的人群、景德镇的陶瓷片瓦中汲取过元素。

李雨山:当我们去景德镇,看到有人在做陶艺的时候,做陶艺的机器一直转,从一个方块变到不同的形状,手轻轻一捻,那个口就会变。包括我们去修复陶瓷的时候,师傅教我们去钻孔,一钻就裂了,他会让我们慢慢地去打磨。

在景德镇,很多商家会画几百个圆,我们就发现圆其实很难,几乎没有一个一样的。“圆”也特别有意思,包括我们后期也做了很多有意思的东方建筑的结构,我觉得圆也是东方的气质,它是抽象的体现。

出飒|对话Pronounce:有质感的中国时装需要好的故事

凤凰网时尚:单单将“圆”应用到设计中,你们的切入点是什么?如何将中国的文化故事应用于设计中,你们如何让设计语言与自己的逻辑产生关系,而整体又笼罩在你们的美学母体中?

李雨山:我们对这个“切入点”很克制,因为我们本身都是土象星座,我们在很多方面会去慢慢打磨。

周俊:其实我们还是一直在探讨,因为我们两个都在西方留过学,回到中国之后我们对自己的文化有一定的情绪想表达,包括为什么我们坚持去伦敦作秀,我们想让西方人去感受中国设计师,我们想输出我们的理念和想法,把我们的血液跟我们后来学习到的事物去做融合和碰撞,表达我们的情绪。

出飒|对话Pronounce:有质感的中国时装需要好的故事

出飒|对话Pronounce:有质感的中国时装需要好的故事

出飒|对话Pronounce:有质感的中国时装需要好的故事

凤凰网时尚:对于中国设计师深挖中国主题的设计,你们有着怎样的感受?

周俊:我们如果深挖中国主题会很受鼓励,他们(国外市场)很乐见。

李雨山:其实很简单,在伦敦发布第一季之后,我们两个一直在探讨,中国当代青年应该穿什么。我去看很久之前,60年代、70年代的毕业生,他们那时候的男生女生都穿着青年装、中山装,所以我们一直在挖掘“中山装”,并探讨它的可能性。到这一季我们把中山装注入尼龙,有点运动,同时又很现代很轻盈。

周俊:其实我们也是想说怎么样把骨子里的一个“形”通过每一季每一季诉说出来。我觉得这个东西不仅仅是概念上的。我们要去探讨的就是中国男生穿这个衣服很自豪。很多时候我们做中山装,买手都不买的,觉得这么土。但从一季一季的买手反馈,很多时髦的店铺,男生女生都会买来尝试着穿,因为他们认为这是最代表中国的。

凤凰网时尚:那你们觉得骨子里的“形”是什么?

周俊:这个很微妙,我们是一个设计师组合,我的想法加上李雨山的想法,就相当于一个红色加另外一个颜色,在水里,会不停地变,但变到最后它可能没有了,或者是它又会出现新的颜色,不断给我们带来惊喜。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女人爱我 » 有质感的中国时装需要好的故事

赞 (0) 打赏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